参考消息网6月28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6月27日发表题为《粮食危机可能诱发中东和非洲的社会动荡》的文章,作者是日本一桥大学教授福富满久。文章指出,俄乌冲突引发的世界粮食危机不仅仅是饥饿的问题,严重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由于供给短缺还可能引发社会动荡,最终发展为暴动和内战。全文摘编如下: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及俄罗斯受到的经济制裁令世界粮食安全面临危机。俄罗斯是全球第一大小麦出口国,而乌克兰同样是全球排名前五的小麦出口国。俄乌还是玉米、葵花籽油的主要出口国,两国出口合计占到全球总量的25%。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5月在有关全球粮食安全的会议上表示,全世界面临严重食品短缺的人口可能从新冠疫情前的1.35亿倍增至2.76亿以上。世卫组织也警告说,包括大量发展中国家在内的50个国家严重依赖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小麦出口,中东、索马里、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等地陷入营养不良的人数可能出现激增。问题还不仅仅是饥饿,依赖粮食进口的国家由于供给短缺还可能引发社会动荡,最终发展为暴动和内战。

因缺少食物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情况。第一种是发生在城市地区,其范围广、程度剧烈,主要因食品价格飙升而起。民众的愤怒主要针对政府,对政府出台的补贴计划或是其他与食品相关的政策不满。有些情况下可能存在与食品危机无关的政治或经济诉求,这也是暴动产生的次级动机。

第二种发端于食品供应短缺,以难民营、农村等地为起点,主要表现为冲击运输食品的卡车、列车或商店。虽然快速演变为暴乱,但大体上来说仇视的对象不是政府,也没有强大的政治基础,更没有形成组织,不会造成大量死伤。

造成大面积严重危害的自然是前者。2011年发端于突尼斯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就属于第一种暴动扩大化的结果。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后,当地的旅游收入和海外侨汇陷入低迷,所有国家都在为失业人口增加而苦恼。欧亚大陆上发生的大面积干旱和随之而起的面包价格飞涨成为导火索,社会运动风起云涌,瞬间席卷了整个中东。

问题不只局限在中东。2021年7月发生在南非的暴动因抗议前总统祖马被捕而逐渐演变为暴力,民众与警察爆发冲突。多年来生活的艰难和不平等地位点燃了黑人贫困群体的怒火,大量商店遭遇抢劫,被迫停业。食品和日用品严重短缺,形成大面积的二次伤害。

2016和2017年发生在委内瑞拉的暴动则源自石油价格暴跌。2018年,该国陷入创纪录的恶性通胀,引发包括移民和流离失所在内的严重社会问题。

眼下的问题在于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正在使得两种类型兼而有之的混合型暴动与骚乱在世界范围内出现的可能性越来越高。即暴动出现的速度快、范围广、程度深,还可能造成大量人员伤亡。

令人担忧的是挣扎在贫困中的也门、孟加拉国有约半数小麦依赖俄乌,他们正在遭受俄乌战事的正面冲击。小麦的市场价格自开战以来已经上涨35%。也门面临的大面积饥荒问题尤其严重。世界粮食计划署与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预测,也门的饥饿问题可能引发重大灾难,预计到2022年底前形势将会进一步恶化。无法获得最低实物需求的人口将达到1900万,占也门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二。超过50万名儿童和约130万名怀孕或处于哺乳期的女性将陷入严重的营养不良。这样的国家一旦陷入政局动荡甚至爆发内战就会给周边国家和地区带来严重影响。